[冰恋][慢跑者]全 - 优优色影院



    慢跑者(THE JOGGER)

  原着:The Naughty Necrophile

  翻译:footkiller



  第一部凯莉是个按固定的习惯行事的人,每天早晨6 点,她总要穿上她的长
跑服沿着她公寓后面的路跑上一段。但她根本没想到的是:这天…这个晴朗的夏
天的早晨…竟是她的末日。

  这个星期六的早上,和其他日子没有两样,这个23岁,金发碧眼的执行秘书
又要开始她的跑步活动了。她把胸罩拉到了她漂亮结实的乳房上…抚平了吊带,
以免受到所谓「长跑者之乳」的困扰…虽说本该这样,但她还是不由地想自己是
不是看上去太象个运动员了…那些男生会不会被一个有着强壮大腿和结实腰部的
姑娘吓跑?反正管不了这些了。

  她蹦蹦跳跳地出了后门,几步之内就跑到了她平常的那条路线上,脚步跟随
着她随身听里音乐的节奏。她沿着这条路下到了一个山谷,然后又跑上了一条在
西北部的太平洋沿岸地区比比皆是的山间伐木便道的路肩。得益于下面幽静山谷
的景色,这条路显得格外可爱。她跑着跑着,来到了一处景色惊人的路段………

  周围是一览无余的群山,而下面是挺拔的松林。

  要是有人看见凯莉,他们定会惊叹于她的步伐………她那约束中的乳房轻轻
颤动着…随着每一步前进,她腿上的肌肉紧绷起来…她那及肩的柔软的金发随着
每一步的弹跳上下起伏。

  有一辆敞蓬卡车正从她的身后加速开上山来,可她并没听见。她也没听见车
里面和车厢里那些浑小子们的嬉笑和打闹。这条路也是那些小混混们飙车、在尘
土里打转的地方之一。对于这些浑小子来讲,在林子里闹上一夜以后再在一个老
早把车开得飞快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卡车里的那些家伙把车在路上开得东倒西歪的,卷起了一路上的尘土。由于
她戴着耳机,凯莉更多地是因为感受到了震动而不是听到声音才回过头去。

  凯莉向路边跑去,可是已经太晚了,卡车保险杠的左前方重重地撞上了她的
右胯。那些浑小子甚至在她的身体翻滚在空中的时候都没能看见她。车厢里有人
还以为他们撞到的是一只鹿…他们呼啸而过。凯莉的身体被撞出路边差不多有20
英尺,重重地落在松林上边的山坡上。那山坡是如此陡峭,她重重地弹了起来,
就象是个被随意丢弃了的洋娃娃,胳膊和腿在周围瞎划拉,随身听也从她头上飞
掉了。

  她的身体翻滚着撞在了一棵高大的松树的顶上。就算她那时候还没死,她接
下去也活不成了。她的身体开始在松树的中央重重地滚落下来…在树杈中间弹起
落下,好象是个滚动在自动售货机当中的球。

  在她落到这棵树里的什么地方的时候,要是有人在那儿的话,他们可以听到
一声很响的她的脖子折断的声音。她接着往下落,树枝撕扯着她的衣服。

  就在她就要扫平最后的几根树枝掉到地面的时候,她的右脚踝卡在了一个树
杈里。她身体下落时的重力把她的脚踝几乎扳成了一个直角,在她猛然间停止了
下落的时候,又发出了一声清楚的断裂声。

  当惊起的鸟飞远之后,树林又重新恢复了平静,只有凯莉的尸体在早晨的清
风中轻轻地摆动着。她依靠着她的右脚头朝下挂着…。她的左腿摆开,微微弯着。

  她的胳膊耷拉着,她的手指悬在离地只有几寸远的地方。她的上衣从她的头
上垂下来,蒙住了她的头,却露出了她的胸罩…她的乳沟几乎都要掉到外面来了。

  她的腹部暴露在外面,直到腰间,显露出她的肚脐,即便是死了,看上去还
很性感。

  她训练有素的腹部凹陷下去,而她的肋骨骄人地显露出来。她的运动短裤虽
然撕得很破了,倒是还在身上。在她垂下来的上衣的遮盖下面,她的蓝眼睛依旧
亮晶晶地睁着,她的嘴也微微地张着,有一缕沁出来的血顺着她的嘴角慢慢地流
了下来。



  第二部对于当地人,哈里属于一个宁愿与森林里的动物相处也不愿和人打交
道的「野人」,一个在不在平地上而在树林里安家的离群索居的家伙。即使他的
年纪并不老,才三十多,他还是喜欢树林。*1她渴望女性伴侣,但他更喜欢发展
一种与「罗西帕姆和她的五个姐妹」的关系*2.

  正当他在悬崖边停下来,选择一处适合于垂钓的地点的时候,他听见了那熟
悉的坏小子们在大路上胡闹的声音。这些讨厌的蠢货,他想。当卡车的噪音过后,
他注意到远处树林中鸟扑腾翅膀的声音和重物折断树枝的动静。然后又恢复了安
静。

  想到那些浑小子仍下路边的东西没准还值几个钱,他就抓起了他的包裹,开
始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要是凯莉还活着,她就能看到一个外貌粗鲁的家伙正从下方的树林向她走来。

  一个瘦瘦的家伙,有着乱蓬蓬的头发和满脸的胡子,穿了件迷彩的军装,看
起来就象个逃兵。

  而哈里所面对的场面真是另人吃惊!有个人正头朝下地倒挂在树上。看上去
还象是个女人!他赶紧走近两步来看看还有没有生命的迹象,不经意间,他看见
了她几乎要从衣服里掉出来的乳房。

  他把包裹往树底下一扔,走了过去,慢慢地撩起了她的上衣,想要看看她是
谁。凯莉和哈里到这时才算是见面了。他俯下身试了试她脖子上的脉搏…。没有。

  她的蓝眼睛正反过来望着他。他松开了她松松垮垮的上衣,在重力的作用下,
她的上衣整个儿经过了她的头部,顺着她的胳膊滑落在了树林的地上。她悬在那
儿,腰以上的部分只剩下她的胸罩了。

  哈里本能地抬眼穿过高高的松树,向上面那条路看去。附近不会有人的,他
想。他又往这棵树上卡着凯莉的脚的地方看去,只见她的脚踝被激烈地弯成了一
个直角,她脚上的网球鞋也不知去向。

  哈里从来没有真真切切地看见这样的美女。他小心地走向凯莉,触摸着她平
坦的腹部。那里软软的,还没有凉。他伸出两只手,上下摸着她的胴体,感觉着
她柔软的腹部和硬硬的肋骨。在他的手向下挪到了她的胸部的时候,他小心把那
两只还扣在胸罩里的乳房捧在了手里。真是太棒了,他想。

  哈里掏出了他的猎刀,用刀尖伸到了那条连接着她乳罩的两个罩杯的带子下
面,只轻巧地一划,他就把那窄窄的布料划作了两半。凯莉的乳罩在她被约束着
的乳房的力量之下猛地弹了开来!老天爷…。,哈里想,他从未见过这样子的乳
房!在凯莉乳罩的残片飘向松林的地面的时候,她的乳房轻轻地颤动着,然后又
恢复了平静,彻底悬在了半空…。她粉红的乳房即使在死后还是硬硬的。

  哈里已经不能自已…。他把她的乳房抓在了手里,开始轻轻地捏着,接着就
加大了力量。他低下头,在一粒诱人的乳头上面用力地吸着。用他的门牙向着这
挺立的乳头咬了下去。要是凯莉还没死的话,她一定会觉得很痛。哈里尝到了一
点血的味道。

  很长时间以来……这时间真是太长了……哈里第一次硬了起来。他的迷彩长
裤真是显得太紧了。低头看了看凯莉漂亮的脸,见她的蓝眼睛正盯着他看,他下
了决心,是时候了…。这只「小鸡」,甭管是死是活,总归是我的了,他想。

  哈里脱掉了他的裤子,把它踢到了一边。他脱下了他那脏兮兮的迷彩内衣
(个人卫生在树林里不是主要问题),露出了他饥渴的那玩意和圆鼓鼓的蛋。他
有好几个星期都没发泄过了…肯定装得很满,他想。为什么不趁着她挂在这儿的
时候送进她的嘴里去。

  哈里一手扶住了她的脑后,把他臭烘烘的那玩意放到了她微微张着的嘴巴跟
前。然后,他把她的头挪向前面,把他悸动着的龟头捅进了她的牙齿之间,接着
就那么一拱,他的那玩意就深深地到了她的喉咙里。他来回动着她的头,随着每
一下运动,他的那玩意可以感受到凯莉的松驰的舌头的「爱抚」,或者说仅仅象
是在「爱抚」。哈里越来越快地动着她的头颅,他的胯部触碰着她迷人的喉部。

  随着哈里在她口中激烈的抽插运动,凯莉软绵绵的身体在那里摇晃着,她的
乳房按照一种非常吸引人的象是快乐的舞蹈一般的节奏来回撩人地颤动着。哈里
差不多要泻了…。泻出他几个星期以来积攒起来的精液。他的蛋重重地拍打着凯
莉的脸…。当他在他的两腿之间推动着她的头的时候,他那粗硬的阴毛划擦着她
睁开着的眼。

  终于,哈里再也克制不住了,他狠狠地插了一下,开始射了出来。他的精液
一浪接着一浪地向「上」涌入了她等候在那儿的喉咙里,有几炮几乎都深入到了
她的胃里!她的嘴被他那膨胀的阴茎撑得一动一动的,她的头在哈里的两腿间使
劲晃着,她的鼻子几乎往上碰到了他的屁股。

  他跌坐在了地上…。他的阴茎拔出来的时候,由于真空,弄出了一声清晰可
闻的「噗」的响声,象是什么人打的响指一样。哈里背靠着旁边的一棵树坐着,
一丝不挂,他的阴茎翘着,上面还有一滴滴的液体往下掉,看着晃荡着的凯莉的
尸体。多棒的一次口交*3,他想。

  他坐在那儿,盯着凯莉的尸体,他发现她的嘴这时张得更大了…。毫无疑问,
这都是被他膨胀的阴茎撑的。往她的嘴里面看去,哈里可以看见他的精液开始从
她的喉咙里向下流了回来,落在了她的上腭上,在她的牙齿后面越来越多地积攒
了起来。哈里笑着,看着一股精液的细流通过了她门牙间那小小的缝,漫过她的
上嘴唇,开始填充到她的左鼻孔里。

  看着这另人愉快的场面,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哈里听到了上面树杈的忽然的
断裂声,随着一声闷响,凯莉的尸体掉到了树林的地上,成了扭曲的一堆,那曾
经支撑过她的树枝落在她的身上。

  哈里爬了起来,将那些树枝从凯莉的尸体上挪走。他把她的尸体仰面翻了过
来。在被放平的时候,她的乳房还是丰满而圆润…。一股小小的血流染红了她的
一颗乳头。

  由于临死时的失禁,凯莉的运动短裤有一片小小的水迹。哈里把她的短裤拉
到她的脚踝处脱了下来,接着脱掉了她被尿湿了的底裤。她这会儿一丝不挂了。

  他俯下身摸弄着她的私处…。那儿的毛软软的,很吸引人,被她死时的尿弄
湿了。

  他分开了她的腿,他决定瞧瞧那么个漂亮的「小鸡」会是什么味道。

  他把他的头深深地埋在了凯莉的两腿间。哈里舐着她的阴唇,把他的脏舌头
深深地伸进了她的阴道…。一口一口地尝着她的尿和阴部的味道。他的那东西又
一次硬了起来。

  他略作思索,揣摩着她是不是个处女………真是可惜,他想,她竟然从未体
会过这些。他把他坚硬的那东西放到了进入她身体的地方,开始挤了进去………

  开始的时候很慢…。但接着,他就倾尽全力猛插进去。她的阴道壁很紧…。

  好在她死时所流的液体起到了些润滑的作用。

  他很起劲地进进出出,动作越来越快。他每插一下,她的尸体就跟着哆嗦一
下,她的乳房又开始了它们令人目眩的淫荡的舞蹈,再一次地挑逗着他。他越来
越使劲地往里推着,整个儿进入了她的阴道。然后,他射了!他的淫液充斥了她
子宫的每一处缝隙………他的精液冲激着她的子宫颈…。他的淫液使得她正在慢
慢变凉的阴部又温暖了起来。

  哈里筋疲力尽地退了出来,他蔫了的那东西耷拉了下来,他弯下腰去,在凯
莉的唇上给了她温柔的一吻,尝到了从她口中流淌出来的她的血和精液混在一起
的味道。哈里想,要是他能,他肯定会把这小鸡保存起来,下次再接着享用。可
是她这会儿正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哈里把凯莉的尸体拖到了她摔下来的那棵树下,摆成了她靠着树干坐下的姿
态。她的头朝前耷拉着,两条腿分得很开。他想:我把她这样子留给另外的什么
人也不错。

  哈里穿上了他的衣服,抓起了他的包裹,重又回头走进了树林之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