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恋][与妮可共度的夜晚AnightwithNicole] - 优优色影院



     与妮可共度的夜晚(A night with Nicole)

  原作:Strangler

  翻译:footkiller



  我是在有一天下午通过一项电话交友的服务碰到妮可的。

  你知道,其中有一项让你们交换信息的内容。

  为了吸引你们拨打,他们提供一个小时的免费服务,那天我正好闲得无聊,
就想着试上一次。

  和我聊天的第三个女子是妮可,我马上就觉得她正合乎我的胃口。

  她25岁,单身,刚刚搬到一套新公寓里头,就一个人住。

  我们相互交流了差不多有30分钟,她终于同意我直接打电话到她家里头。

  我接着就这么做了。

  我用了呼叫屏蔽,确保她那头的来电记录上不会留下我的号码,然后拨通了
她的电话。

  我们又聊了差不多有一个钟头,然后我问她晚上有没有空,她回答说不忙,
我们就讲好了一起出去吃晚饭。

  到她的住处大概要花一个小时,但对于我的计划来讲却很合适,因为要是吃
窝边草的话实在太危险。

  问清楚了路怎么走以后,我对她说我大概两个小时以后到,跟她说了再见。

  接着我就开始为我的第一次杀人作准备。

  我先吃了两粒伟哥,保证自己不会在一两次高潮以后就挺不起来,然后好好
洗了个澡,穿戴起来。

  她听上去象是属于女牛仔这种类型的,我就穿上了我的牛仔服,还有那件合
适的长袖衬衫,看上去象模象样。

  然后,我拿来了我刚刚买回来的两条长丝巾,藏在了我的左边的袜筒里面,
我又拿上了两双医用的手套,把它们藏在了另外一只袜筒里,它们肯定不会被发
现。

  最后,我又检查了一下钱包,确信我带上了我的安全套,一共三个。

  开车往她家去的路上没什么情况,一个小时多点就到了,她的方向说得很清
楚。

  一路上,我不停地幻想着我接下去要对她做的一切。

  我抱有这些幻想已经有很多年了,后来,这股力量变得无比强烈,妮可则是
那个马上就要替我缓解这种压力的女孩。

  我到达她的公寓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五点半的时候,天正在渐渐黑下来,这
样子真不错,我可不想被哪个多事的邻居给认出来。

  安全起见,我把车停在了离她家门有一段路的地方。

  我走到她的门口,敲响了她的门。

  她很快就回应了,把我请了进去。

  她甚至比她自己在电话里自我描述得还要漂亮。

  她身高5 英尺6 ,110 磅,金色的短发,使得她柔嫩的脖子完全暴露在外面。

  我喜欢这样子。

  她穿着一条很短的黑裙子和一件领口开得很低的上衣,显露出她那对36C 的
乳房。

  她的微笑很是撩人。

  在她领我参观她的公寓的时候,我满脑子里想的就是不知这小娘们到底会放
荡成什么样。

  她领我转了一圈以后说,因为我早到了一会,她还得要再准备准备。

  这样也好,我也得再准备准备。

  当她「安全地」锁在她的浴室里的时候,我掏出一双手套戴好,接着,我掏
出一条丝巾放在了我后面的口袋里,以便可以很快地掏出来。

  在她完事以前,我又快速地检查了一遍,确信自己没有出任何差错。

  就我所知,还没有任何人看见过我,我也小心地没有碰过任何东西,不会遗
留任何痕迹。

  目前为止一切正常,我已经准备好了。

  几分钟以后,她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进到她那宽大的走入式衣橱里面。

  她没关门,我可以看见她正在最上面的一层里找什么东西。

  她背对着我,我知道这是个完美的时机。

  她还在背对着我,我悄悄地向她身后走去,一条丝巾紧紧地拉在我的手里。

  我把它举过了她的头顶,套在了她那纤细美丽的脖子上,使劲往后一拉!

  她立刻开始猛烈地挣扎起来,但我知道她不会有任何机会的,她实在太柔弱
了。

  她一开始的时候挥舞着她的拳头和胳膊肘,还试图跺我的脚,但我对此早有
防范,简简单单地就躲过了她的反扑,在她试图挣扎的时候把丝巾拉得更紧了。

  她的脸色很快就变得绯红,还不到30秒钟,我就觉得她好象虚弱了不少。

  她不再试图打我了,取而代之的是抓着丝巾,想要呼吸到空气,但丝巾勒得
实在是太紧了,她的手指根本就插不进去。

  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我向下拉着丝巾,把她硬是放倒在了地板上,她还
在继续蹬着腿,拽着丝巾。

  她的脸这时候成了紫色,她的舌头也从嘴里伸了出来。

  我也象石头似的硬了起来!最后,她开始不受控制了,她的肌肉开始抽搐,
身体也随之剧烈抽动起来。

  到了这时候,我知道差不多了。

  她还想要再做一点点挣扎,但她的头脑已经控制不了她的肌体了。

  30秒钟以后,她的手软软地落在了地上,她的腿又抽动了几下,也跟着瘫软
了下来。

  我又等了几秒种,然后把丝巾放松了开来。

  我检查了一下她的脉搏,发现她还没死,只是失去了知觉。

  好。

  我动作很快地脱掉了她的上衣和乳罩,紧盯着她那对骄挺的乳房。

  它们真漂亮!我当即就想好好玩玩它们,可是我没时间。

  我把她面朝上翻过来,把她的两手拉到身后,用丝巾紧紧地捆了起来。

  把她绑好了以后,我就掐住了她的腋下把她抓了起来,向后把她拖到了她的
卧室里面,然后把她摊倒在了地上。

  我开始脱衣服,这时候,她又开始动弹起来。

  等我脱完,她已经部分恢复了神志,在地上轻轻地呻吟起来。

  我坐在床边上,把她拖得跪了起来,把我那坚硬的足有8 英寸长的鸡巴向着
她的嘴唇伸了过去。

  我对她说,要是她胆敢反抗我就杀了她。

  她开始的时候还想要抵抗,但当我的手卡在了她的脖子上的时候,她变得识
时务起来。

  她开始还想浅尝辄止,但我硬是把她的头按了下来,直把我的那玩意硬是塞
进了她的喉咙里。

  你都可以在开始的时候听到她打嗝的声音。

  我几乎要射了。

  我连续地上下按动着她的脑袋,直到她找到那种感觉。

  到了最后,她总算做得还不错,甚至还用上了一点她的舌头,这小娘们在这
上面还有点经验。

  最后,我告诉她说要是她快点让我得到满足,就可以快一点让我走,于是,
她当真卖力地干了起来。

  5 分钟以后,我在她的嘴里射了,一直深入到她的喉咙里。

  她想要吐出来,但我按着她,直到她把最后一滴也咽了下去。

  当我的那玩意软了下来,我的精液排进了她的嘴里以后,我抽了出来,把她
拉了起来,往后推倒在了她的床上。

  在我开始脱掉她的迷你裙的时候,她开始叫唤起来,说,你不是说等我弄得
你射出来了以后就走?我只是笑着,一边从她身上剥掉了她那条红色的底裤,一
边爬上了床。

  忽然,我想起件事来,我差点就犯了个大错误。

  我从床上爬了下来,从我的皮夹里拿出一只安全套来。

  我不能在她的那个地方留下任何我的DNA.

  就在我把它套起来的时候,这臭婊子尖叫起来想要阻止我,但我的动作还要
快,我一把抓住了她,使劲把她往回按在了床上,把她的内裤塞进了她的喉咙里。

  我告诉她说,要是再要做出这样子愚蠢的举动的话,就会让她付出生命的代
价。

  看来我的话震慑住了她,她不再继续挣扎了。

  问题解决了。

  我把她的内裤从她的嘴里拿掉,丢在了地上,她竟然都没呜咽一声。

  接下来,我分开了她的两条腿,紧紧地盯着眼前她那可爱的,粉红色的光洁
的阴部。

  你猜怎么着?那里竟是湿的!我不知道那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她真的兴奋起
来了,反正我也不在乎。

  我在她的身上趴下去,把我的那玩意伸到了她的洞口,竭尽全力猛地插了进
去。

  在我竭力地一遍又一遍地使劲操她的时候,她抑制住了尖叫,只是轻声地叫
唤着。

  与此同时,我的手摸到了那对丰满滋润的乳房,开始使劲地揉搓着,拧着她
的乳头。

  她痛得在我的身体下面蠕动起来,但并没有尖声叫喊。

  真不错。

  我在对她做着这些的时候,我还让她吻我,她开始的时候只是碰了碰我的嘴
唇,但我告诉她说要不折不扣地做到才行。

  接下来,她感觉到我的舌头甚至要探到她的扁桃体。

  接着,我迫使她把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

  我想说的是她并不情愿,但只好照办。

  我就这么操了她差不多有30分钟,然后又想出一个新点子来。

  我从她身上爬了下来,抓起她的内裤重新塞回了她的嘴里。

  接着,我把她脸朝下又翻了过去,分开了她的两爿屁股蛋,伸出一根手指探
着她紧紧的小屁眼。

  当我把手指插进去的时候,她扭动起来,想要摆脱,但接下来在她屁股上的
几下严厉的抽打使她明白过来摆脱的企图都是些徒劳之举。

  我继续用手指玩弄着她的屁眼,问她有没有被这样子操过。

  她点头称是,但她的屁眼是这么紧,不禁让我有些怀疑,但谁在乎呢?我在
我的那玩意头上擦了些她阴部流出来的汁液,然后向着她的肛门插了过去。

  在我向前插的时候,我又爬到了她的身上,感到那玩意终于突破了进去。

  她开始隔着嘴里塞着的东西尖叫起来,但没人会听得见。

  有那么两三次,我把那玩意几乎齐根推了进去,接下来,我就开始把那里当
作是她的嘴和阴道一样地奸淫着她,她使劲哭喊着,但并没有挣扎。

  没过多久,不到5 分钟,我又要射了,真棒!我尽可能深入地插入她的身体,
然后让自己放松了下来,从她的身体里退了出来。

  我丢下她,让她在原地趴着,起身进了她的厨房,找来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个废物袋。

  我把它张开,罩住了自己的那玩意,然后,我小心地褪下了那只安全套,把
它丢在了里面。

  接着,我又返回到卧室里面,她还在那里趴着,我叫她翻过身来仰面躺好,
她一开始没动弹,但过了一小会以后,她还是不情愿地翻过身来。

  伟哥在这个时候起了作用,我又一次象石头一样硬了起来。

  她眼睁睁看着这些,但能做的只是扭过头去而已。

  我开始觉得对她有点玩弄够了,准备就此收场,于是,我又套上了第二只安
全套,再一次爬到了她的身体上面,分开了她的腿,又一次把我的那东西插进了
她的身体里面。

  这一次,我再进去的时候变的容易了许多。

  我操着她,捏着她的乳房,差不多过了有15分钟,我终于决定是时候了。

  我的手从她的乳房滑过她的肩膀,在我的手慢慢地落到了她的脖子上的时候,
我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告诉她说我要送她上路了。

  她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想要把我从她身上推开,但是她的两手都被捆着,
只能是劳而无功。

  我的手很快就找到了她喉咙的位置,然后就竭尽全力向下猛地卡了下去。

  她的眼睛鼓了出来,她的舌头开始伸了出来,同时她在我的身下扭动着,蹬
着她的腿,不过我喜欢这个样子!我一边奸淫她,一边看着她的脸色从浅红变成
深红,又变成紫色,最后变成一种灰暗的颜色。

  她的挣扎变得虚弱起来,她的眼睛因充血变得通红,最后,过了没几分钟,
她又一次丧失了意识。

  只是这一次我没再罢手,事实上,我卡得更紧了,一会以后,我感觉到并且
听到她脖子的软骨在我的拇指下面垮了下去,同时,她的身体开始激烈地抽动起
来,就象是个风镐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但这样的抽动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

  最后,她永远瘫软了下去,我感觉到她温热的尿喷到了我的身上。

  这种感觉难以置信地让我兴奋起来,使我立刻又一次射了出来。

  到了这时候,我知道她肯定已经完蛋了,但我要做到万无一失。

  我极力地用手掐着她的脖子又过了至少有五分钟,这才松开,又用我的另外
一条丝巾套在了她的喉咙,尽我所能地紧紧地打上个结。

  我久久地看着她那美丽的尸体,作着自己的打算,接下去都该怎么办?我沾
沾自喜地从她的床上爬了下来,已经找过乐子了,这会儿该干正事了。

  我首先所做的事就是象刚才一样除下了这只安全套,完了以后我进到了浴室
里面,开始往浴缸里灌进滚烫的热水,当热水渐渐充进浴缸的时候,我返回到卧
室里穿好了自己的衣服,确信自己不会忘了把丝巾收到袜子里面。

  那种心怀侥幸去冒着遗留下任何象是精液或是阴毛之类多余证据的风险的做
法实不足取。

  穿上了衣服以后,我又过去看了看她的尸体。

  毫无疑问,她已经死透了,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

  我把两条丝巾从她的尸体上面取了下来,小心地把她拽了起来。

  我把她软绵绵的尸体弄进了浴室,让她仰面滑进了那缸滚烫的热水里面。

  我喜欢看她那漂亮的眼睛的样子,她连叫一声都不会了。

  接着,我拿过她放在浴缸里的那瓶液体皂来,往水里倒了足有半瓶。

  然后,我又在她屋里找了一圈,找来一瓶漂白液,也倒进了水里。

  把她泡在水里以后,我又回到了卧室里面,十分小心地把她的包括枕头套在
内的所有床上用品都取下来和那两只保险套一起塞进了垃圾袋。

  我又去转了一圈,在门厅的储屋间把吸尘器找了出来,立刻动手把她的公寓
清扫了一遍。

  目的是要消除警察可能找得到的一切可能的证据,我从上到下里里外外吸了
个遍,仔细地清扫着那些我可能接触过的沙发或是坐椅。

  这件事花了我差不多有45分钟,完了以后,我又回过头来,去看泡在水里的
妮可怎么样了。

  她还不错,除了有好多地方的皮肤被热水烫得蜕了下来,不过我早已料到了
这些。

  我试了试水温,已经凉下来了一点,就上前去把澡盆里的水放了,拿起浴巾,
动手擦洗她的尸体。

  首先是她的嘴巴,我把上了肥皂的浴巾塞了进去,开始清洗她的嘴,确信我
已经达到了足够的深度,把所有还残留在那里的精液全都洗了个干净。

  接下来,我用力擦洗着她的脸,胳膊,躯干,腿,又把她翻过来,从上到下
擦洗着她的后背,又一次消除我的一切罪证。

  然后,我在浴缸的水龙头底下把浴巾涮干净,重新上了肥皂,开始清洗她的
下阴和臀部。

  你当然得要仔细地清洗这里,要是你在这儿留下任何一点点精液或是阴毛,
你就死定了。

  我清洗得十分仔细。

  接着,我打开了莲蓬头,把它放到了可以冲洗她阴部的位置。

  她这时已经死了快有两个小时了,我也觉得有点累了,不过我还得接着干才
行。

  我把莲蓬头开在那里,冲洗着她的阴部,然后又回到了卧室里,四处仔细搜
了一遍,我很快就找到了她的钱包,让我有点意外的是里面还有300 多块现金,
就顺手把钱收了起来。

  我继续搜着她的屋子,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又找了50块。

  说不定她还有个她背着他把钱藏起来的老相好。

  反正无所谓了。

  我还找着一些挺值钱的耳环戒指什么的,不过我可不敢要这些东西,要是你
被发现拿着属于一个死了的女人的东西,无异于自寻死路。

  我用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搜索着她的屋子,不过没再发现更多的现金,于
是,我又回到了她的尸体旁边。

  她正在慢慢地变得僵硬起来,但看上去还很漂亮。

  我把水关掉,费了一点手脚才把她重又面朝上翻了过来。

  她死了的双眼比任何时候还要富有光彩,还是那么让我心动。

  我真的很想再最后奸淫她一次,但我不能冒这个风险。

  我想起刚才搜东西的时候见过的一个工具匣来,就又回去找了一把十字头的
小螺丝刀来,跑回到浴室里面,我把浴缸的下水管拧掉螺丝卸了下来,把它扔进
了我的垃圾袋里,很可能会有毛发留在上面,说不定就是我的。

  除去了这些,我又重新把浴缸堵上,又往她的尸体上倒了一些皂液和漂白水,
特别是她的嘴里、屁股以及阴部,然后又一次充入了滚烫的热水。

  当浴缸充满的时候,我关上了水龙头,确信我绝对没有留下包括指纹在内的
任何痕迹以后,我关好并且锁上了门。

  我一边穿过她的公寓往回走,一边擦掉可能留下的印记。

  做完这些以后,我把那块抹布也丢进了垃圾袋。

  我最后又用吸尘器清扫了一遍,这一次,我从她公寓的后面开始一直到前门,
完了以后,我把吸尘器里的垃圾袋整个拿了下来放进了我的废物袋里。

  我看了看门外,发现没人,就飞快地拎着袋子走了出来,用她自己的钥匙锁
好了她的门,然后把钥匙和我自己的医用手套一起扔进了废物袋里面。

  我走向我的车,把袋子放到车后面,扬长而去。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我来到了一片荒地,在那里放火烧掉了袋子里的所有东
西,烧不掉的钥匙被我埋了起来。

  我在大概早上五点钟的时候回到了家,筋疲力尽,我好好地洗了个热水澡,
然后上了床。

  第二天,我一件不落地把头天晚上的那身衣服给洗了个干净,晚上看新闻的
时候,我搞清楚就在我那天早上睡着觉的时候,她的母亲发现了她的被勒死了的
尸体。

  根据报道,警方还没有找到线索或是凶嫌,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我继续
关注着事态的发展,直到这件事完全淡出新闻视野。

  要问我负案逃跑了没有?反正到现在这事已经过去3 年了,我还是逍遥法外,
不知这样算不算问题的答案。

  妮可是我杀的第一个,但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