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恋][冰文一篇] - 优优色影院



    对于松林帮来说,阿峰实在掌握了太多的机密。这些机密足以颠覆整个帮会
在社区的统治地位。而且警方对于这些消息也是颇感兴趣的。

  因此他们必须除掉阿峰,没有其他的选择。但是接连派出的几个杀手,全部
死在阿峰的手里。这对于松林帮来说是比解散更无法忍受的羞辱。可是阿峰的本
领实在太高强了,十年的丛林征战经验和二十次死里逃生的经历,早以把他锻造
成蓝波一样的强悍。最后,为了彻底消灭阿峰,他们终于抓住了他的软肋。他们
找到了阿峰从前漂亮的女友徐萌。通过大量的调查,他们得知阿峰一直深爱着徐
萌,并不时在暗中照料她的生活。所以他们决定从徐萌动手,引蛇出动。他们不
仅绑架了徐萌,还提取了徐萌的细胞并开始大量的克隆徐萌。在克隆徐萌的过程
中他们使用了催化剂,使得被克隆出来的徐萌能在一个星期内迅速的发育成熟,
达到身体的最佳状态后,又注射一种稳定剂,使之能在较长的时间内(半年)保
持良好的状态。并在克隆人的发育期在其脑部植入一个控制芯片,这样便能有效
的控制克隆人去完成各种任务。并能控制它们的思想。他们料到阿峰会来解救徐
萌的,为了对付阿峰,他们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克隆复制了数十个徐萌。并对她
们进行了系统的格斗和其他各种训练。他们还在这些克隆徐萌大脑中的芯片中输
入了杀死阿峰的命令。这似乎是一种嘲讽,阿峰必须杀死这些克隆徐萌才能解救
出真正的徐萌来。

  ————阿峰一边用枪指着倒在地上的徐萌,一边慢慢的走了过去,很小心
的看着她。徐萌俯卧在地板上一动不动。渐渐的血从她的头部涌出来,在地上流
成了一滩。这时阿峰才走到她的身边,俯下身去仔细的看了起来。他用手揪住徐
萌的长发把她的脸从地上拉了起来,这时他看到,子弹是从她左侧额头射进去的,
射穿了头的右后部。鲜血正从这个洞里冒出来,还有白色的脑浆。散乱而粘满血
液的头发下,徐萌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依旧呆呆的睁着。微张的小嘴里也流出了淡
淡的血丝。阿峰将徐萌的尸体翻转过来,迅速将徐萌身上的衣服全部扒光。冰冷
的水泥地上,徐萌嫩白的躯体曲线毕露,在鲜血的衬托下显得十分耀眼。阿峰仔
细的观察着尸体的每一个细微的部分,想从中找出破绽来。他伸手在女尸的身躯
上细细的抚摸着,从脸蛋到脖颈,从乳房到大腿和阴户。尸体此时还是温热的,
手感让阿峰感觉十分的熟悉。是的,这就是他熟悉的经常爱抚的徐萌的肉体。他
轻轻的揉搓着徐萌的身体,心中恍惚不已。他把手指插进了徐萌的阴道时,突然
发现在徐萌的小阴唇内侧的肉壁上,有一行很细小的金色的字迹,阿峰把头凑上
前去,仔细端详。只见那行小字写的是:「克隆徐萌NO.3」。他松了口气,虽然
他知道这个徐萌是假的,但有这个印证他还是心情放松了许多。他拔出战刀,将
「徐萌」的肚子剖开,想看看这个假货和真人到底还有什么区别。肚子被剖开后
「徐萌」的内脏全都露了出来。他用刀将「徐萌」的肠子挑了出来,然后伸手在
腹腔里拨弄着剩余的内脏。「徐萌」的器官和真人毫无差别,应有尽有。也同样
有心甘脾胃,甚至子宫和阴道。阿峰又用刀斩断了「徐萌」的大腿和手臂,举起
「徐萌」的断腿看了看,也不是机械改装的。然后他站起身来,走到了「徐萌」

  的前头。抬手一刀将「徐萌」那颗美丽的脑袋砍成了两半,刀砍得很齐,从
眉骨以上的部位断开的。头盖骨翻掉在地。白色的脑浆倾泄开来,撒得遍地都是。

  阿峰俯身伸手揪住「徐萌」的一缕秀发拎起「徐萌」那上半节头盖骨看了看
都丢在一边。然后他从铺了一地的白色的脑浆中看到了一小块金色的电子芯片。

  这就是了。阿峰笑了笑,站起来低头看了一眼地上那被砍成几块不成人形的
「徐萌」。

  用力踩住「徐萌」的乳房,使劲的捻了几下后,踏着满地的脑浆和鲜血大踏
步的走了出去。

  裸体的徐萌趴在床上,而同样裸体的阿峰则趴在徐萌的身上,不停的晃动着
挺进着。徐萌呻吟着迎合着阿峰深深的插入。沉浸在久违了的一次倾心的**中,
阿峰忘情的抽插着,体味着在徐萌娇美的身躯,和温软紧绷的阴道中摩擦出的快
感。他巨大的阳具被徐萌的小穴紧紧的包裹着,每一次抽动都是如此令人消魂。

  他搂住徐萌的腰将她的臀部抬起,象一条母狗样的被干着。阿峰在不停抽插
的同时用手轻轻分开了徐萌的阴唇,他赫然的看到在徐萌的小阴唇上印着一行金
字「克隆徐萌NO.5」。阿峰顿时心头一惊,顿然警觉了起来,他一边不停的挺动
着阴茎,一边暗暗地握住了战刀。随着交媾的频率越来越快,徐萌的叫床声也越
来越大,就在徐萌猛然喷射达到高潮的同时,徐萌突然把手伸进了床头下面掏出
一把短刀,回手向阿峰猛的砍下来的同时,阿峰抬手用战刀将徐萌的短刀搪开,
并同时挥手一刀「卜」的一声将徐萌的人头砍落在床下。由于死亡的刺激徐萌的
阴道骤然紧缩,紧紧的嘬住阿峰的阴茎不停的抽搐。在这种极度快感的刺激下阿
峰也迅速达到了高潮。他高叫着向徐萌阴道深处的子宫内喷射出大量的精液。他
抱住没有头的在死亡中挣扎的徐萌的身体,把她压倒在床上,体味着这种消魂的
快感所带来的舒爽。无头的身体在挣扎了一会之后渐渐停止的动作,瘫软在床上。

  紧合的阴道也慢慢松弛了下来。阿峰精疲力劲的抱着徐萌的躯干压在尸体上
一动不动。经过大量射精而变得有些疲软的阴茎依旧深深的插在她的阴道里。良
久,他松开了紧抱的双手。起身抽出了阴茎。一丝白色的精液从徐萌的阴道口里
流淌了出来。无头女尸的右手依旧握着那把短刀。他很久没和徐萌做爱了,今天
这个虽然不是真正的徐萌,但毕竟是徐萌相同的血肉。因此也的确满足了他长久
以来压抑的性欲。想到这儿,他俯下身来用手拍了拍「徐萌」白嫩的屁股。

  鲜血自脖腔里喷射得墙上都是。他走到床的另一边,看到「徐萌」的美丽的
头,在桌腿的旁边,一脸的惊疑迷惑的表情。美丽的眼睛显露着临死前的诧异。

  阿峰拎起徐萌的头来,双手捧着,仔细的端详着。这的确是他心爱的姑娘的
人头,并无分别。可当他想到这是那帮家伙恶毒的诡计时,一股无名的怒火顿时
燃烧了起来,他抬腿一脚狠狠的踢「徐萌」的脑袋上,将人头踢飞了出去,重重
的撞在对面的墙上发出沉重的一声后跌落到地上滚到角落里。然后他猛的转过身
来,摔开手臂,把刀尖对准尸体的阴户猛的一刀插了进去,刀尖从阴道径直的穿
了过去刺破了隔膜插进了胸腔里,刀尖竟然贯穿了「徐萌」整个身躯,从被斩断
的脖腔中透了出来。然后他从新拔出刀来在尸体上蹭了蹭血迹,冷笑一声走了出
去。

  阿峰站在屋子中央,手中紧紧握住长剑。在他对面的沙发上,陈健笑盈盈的
坐着,怀里搂着一个徐萌,除了在她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细细皮带的高根凉鞋外徐
萌全身赤裸一丝不挂,雪嫩的肌肤在灯光下白得耀眼,更加突出了她长发的柔顺,
面目的端秀以及徐萌两条白嫩的大腿间那一小撮乌黑的阴毛。在陈健左右两旁也
站着两个徐萌,左边的徐萌穿着一件齐胸紧身黑皮背心,和一条同样质地的超超
短的黑色紧身短裤,大腿根部以下的双腿全都暴露在外,显得十分修长和诱人。

  她脚下也穿着一双黑色细带高根凉鞋。手中拎着一把战刀。冷冷的注视着阿
峰。

  另一边的徐萌穿着同样黑色的露肩紧身皮背心,下身则是一条黑色超短皮裙,
脚上却是一双上沿到膝盖处的黑色高桶皮靴。手中攥着一根两节棍。这两个徐萌
由于这身穿着,显得曲线十分玲珑,被皮背心包裹住的胸脯分外突出,腰肢的纤
细烘托出臀部的挺翘丰满。乌黑的长发,黑色的皮衣,以及白嫩的肢体搭配在一
起,更觉性感妩媚。陈健坐在那里哈哈大笑着,一边用手抚摸着怀里赤裸的徐萌。

  「阿峰,徐萌的确是个美人,是个很好的货色!而且现在还是个出色的婊子。

  好的东西应该让大家一同分享才对。不应该总是你一个人玩。你看我把她培
养出这么多的替身,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需求。所以我比你高尚!」徐萌在陈健
怀里不停的妞动着娇躯,象一个荡妇一样迎合着陈健的爱抚。陈健颇为得意的玩
弄着怀里的徐萌,仿佛做表演一般在阿峰面前尽情的玩弄着徐萌。他一手不时攥
捏着徐萌盈润的椒乳,并揉搓着那两粒粉红的奶头。另一只手则放在徐萌大开的
双腿的之间的阴部,梳理着徐萌油黑的茸茸阴毛。并将手指顶在徐萌两瓣阴唇,
在那绯红的嫩肉上撩拨着。徐萌陶醉的呻吟着,挺动下腹去迎合手指的攻击。

  陈健玩弄徐萌的同时也在观察着阿峰,象是挑逗一样。陈健故意猛的将手指
深深的插入徐萌的阴道。弄得徐萌猛然大叫一声,身体也随之一抖,继而瘫倒在
陈健的身上,哼声不止。陈健随即用手指在徐萌阴道里扣弄起来,不时低头允吸
着徐萌的奶子,并用牙齿轻轻咬舐着挺硬的奶头,得徐萌娇喘连连。这时陈健突
然停止了玩弄徐萌,笑淫淫的望着阿峰说道:「怎么样看起来还过瘾吗?想不想
一起来玩这婊子?」徐萌兴致刚被挑起来陈健忽然停止她显得很不适应,她象蛇
一样盘在陈健身上,抱住陈健将嘴凑上去亲吻陈健的嘴和身体。不时将一双奶子
紧贴在陈健胸前不停蹭着。陈健淫笑着对阿峰说:「看这娘们够多骚!呵呵,不
给她肏爽了她是不会有够的!」说完后,他抬手揪住徐萌的头发,粗暴的将徐萌
的脑袋拉向自己的裆部。徐萌被揪得尖叫一声后,随即会意的跪在陈健面前伸手
拉开陈健裤子的拉锁,把手伸进去掏出陈健的阳具来迅速的塞进自己的嘴里,使
劲的允吸起来。看着徐萌主动给别人口交的场面,阿峰心里油然生起一股妒意。

  手中的战刀攥得咯咯做响。陈健坐在那里尽情的享受着徐萌为他进行的口交
服务,然后,抬手又把站在他两边的两个徐萌叫到他的身边来。并把两手分别伸
到两个徐萌的裙子里面和大腿根部,按在两个徐萌的铛上隔着内裤对阴户和屁股
不停的揉搓着。两个徐萌顿时脸蛋绯红,杏眼迷离,站在那娇喘不已。同时玩着
三个徐萌,陈健一时显得十分兴奋。在下面徐萌嘴里进进出出的阳具变得粗硬肿
胀起来,他兴致已经高涨了起来。说道:「现在,你就好好看看我是怎么干你马
子的吧!」

  然后两手分别在两边两个徐萌的屁股上用力一捏,说道:「你们两个去把他
给我干掉!别让他妨碍我肏徐萌屄!」两个徐萌听完娇喳一声,举起兵刃便向阿
峰冲了过来。而陈健这时则迅速把裸体的徐萌抱了起来按在沙发上,掰开两条白
嫩的大腿,挺起坚挺的鸡巴对准徐萌早已汁液泛滥的阴道口。猛得向前一顶,随
着徐萌的一声尖叫,陈健整根的鸡巴已尽没在徐萌的阴户里面了。

  接着他开始疯狂的挺动着屁股,每一下都深深的刺入徐萌的阴道深处,直抵
子宫。徐萌被肏得爽然大叫不止,同时淫水狂泄。叫床声象波浪一样颤抖着。满
屋里顿时回响起肉棒插入时摩擦淫水发出的「噗滋,噗滋」的声音。热裤徐萌率
先奔了过来,举刀便向阿峰当头劈来。阿峰用刀搁开并闪在一旁。而另一面的皮
裙徐萌也挥出两节棍拦腰向阿峰砸来。阿峰向后扯身躲开了进攻。热裤徐萌见阿
峰闪到后面,飞起一腿向阿峰头顶踢去。阿峰厕身反向她胸口挥拳打去。而皮裙
徐萌见阿峰去攻热裤徐萌,低手便向阿峰腿上打去。阿峰忙扯身向后窜去。这时
三人便在这边混打了开来。两个徐萌身手十分敏捷,逼得阿峰无法上前攻击陈健。

  陈健一边观赏着三个人的乱战,一边尽情的狂干着徐萌。他连换了好几个姿
势干着徐萌,徐萌已经被肏得泄了两回。此时瘫软在陈健的两臂中任其蹂躏着自
己的肉体。此时陈健把徐萌一条腿搭在自己肩膀上,让徐萌侧着身子,抽插着徐
萌的阴道。并用手大力的揉捏着徐萌两支白肥的乳房。阿峰看着那一幕心中便无
法集中精神,险些被热裤徐萌砍中肩膀,一时惊出一身冷汗。他马上集中注意,
不论那边陈健如何去肏徐萌,他也不去想了,一心一意的对付这边两个徐萌。当
他专心之后,他渐渐占据了主动。这时他抓住破绽,猛的一脚踢在热裤徐萌的裆
上,热裤徐萌惨呼一声跪倒在地,他又抬腿猛得踢在徐萌侧脸上,将热裤徐萌踢
得斜飞出去撞在墙边的木架上,将木架砸得粉碎。而落了单的皮裙徐萌,一下便
慌了手脚。被阿峰抓住空挡。一膝盖顶在小腹上,并趁着她疼得弯腰的同时,转
刀反手上撩,猛得砍在皮裙徐萌的裆上,刀深入阴户数寸,接着翻手一刀将皮裙
徐萌的人头砍落在地。尸体颓然而倒,鲜血四溅。这时热裤徐萌已从碎木架中摇
晃着爬了起来。又挥刀向阿峰劈来,阿峰站在那里冷笑一声,在徐萌接近瞬间,
大喝一声,刀锋落处,只见热裤徐萌从头顶到阴户竟被齐刷刷一刀劈成了两半。

  尸体从中间断开向两边倒下,内脏散落了一地,两腿还不停的抽搐着。陈健
看着两个徐萌被杀的情景兴奋异常,瞬间达到高潮开始猛烈在徐萌体内大量的射
精。

  徐萌感觉子宫内猛然被大量滚烫的精液添满的时候也满足的大叫起来。随着
他们的呻吟声阿峰也一步步向他们走近。这时,裸体的徐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并从沙发下面抽出了一把锋利的长刀来。徐萌的身子白得耀眼,两条雪白的大腿
间那一撮乌黑的阴毛上还粘着陈健刚刚射出来的精液。挺翘的乳房上微微渗出一
些汗珠,在灯光下如同结了一层薄雾。她理了理微见凌乱的云发,一双美丽的大
眼中射出寒冷的光芒,直视着阿峰,那眼神令阿峰如坠深谷。手中紧握的钢刀却
露出逼人的寒气来。

  裸体徐萌右手握着雪亮的日本战刀,一丝不挂的慢慢向阿峰走来。羊脂样雪
白滑腻的身子在灯光的反射下透出莹莹的光泽。圆润挺拔的椒乳随着步伐轻轻的
在胸前晃动,散发出诱人的气息。一头垂肩的乌云般的长发在背后轻轻的拂动着。

  一双秀美的大眼睛里却蕴含着一股逼人的杀气。她轻盈的迈着两条修长优美
的大腿,那双黑色的高跟凉鞋将她的身姿映衬得更加卓约动人。两腿间沾满陈健
精液的亮泽浓密的阴毛下处,一些白浊的粘液沿着大腿内侧慢慢流淌了下来。

  阿峰紧握着手中的钢刀,看着徐萌的样子感觉心中一痛。徐萌缓缓的走到阿
峰面前站住。一点一点的平伸着战刀,直指着阿峰。此时的陈健从沙发中站起身
来,吸了一口雪茄笑着对着阿峰说到:「你们先玩着吧,我先走一步。」说罢整
了整睡衣,转身向后面的门走去。

  看到陈健要走,阿峰高声喝道:「淫贼!你往哪跑!」说罢反身蹬在后面墙
上,身子借力一跃而起从徐萌的头上飞了过去,直向陈健追了扑去。而当在他身
前的徐萌哪能容他过去,只见她右手举刀向上一挥,直劈阿峰的大腿,同时两腿
向前一蹬,娇躯向后飘去。阿峰见徐萌挥刀砍来,急忙在空中来了一个鹞子翻身,
两腿一旋,躲开了刀锋,身子瞬时向下急坠。他两腿刚一落地,那徐萌便接连三
刀砍到。阿峰连封三刀,急向后退。却又回到方才所在之地。而徐萌依旧挡在他
的前面玉臂横刀直指着他。那边陈健看到这一情景哈哈大笑了一声,转身走进了
房门。

  屋子里只剩下他和徐萌两人,通过刚才的交手,阿峰意识到面前的这个徐萌
远比方才的那两个徐萌武功高出许多。对付起来自然要难上不少。两人静静的对
峙着,凝神观察着对方的动静。屋子里此时静得出奇,只是两柄刀突兀在空气中,
各自散发着森森的冷气。突然间两人同时前冲。徐萌举刀猛地向阿峰的头顶斩去,
阿峰侧身避开,横刀大力向徐萌的颈中削去。徐萌摆刀相迎,「铮」的一声,两
把刀顿时架在了一处。两人各自往刀中施力,想把对方制住。刀刃相磨「咯咯」

  作响。与徐萌相距不过盈尺之间,阿峰鼻中但觉徐萌吐气如兰,发肤生香,
顿觉心中一荡。但一想到这是陈健他们恶毒的复制品时,胸中顿时怒气勃发,两
臂猛得催动气力。时间稍长,气力较小的徐萌便落下风。眼见刀锋离她越来越近,
突然她娇躯一闪,猛的抬起右腿一脚踢向阿峰下身。这一踢阿峰毫无防备,急忙
拧腰后撤。闪开这一踢,但徐萌却欺上身来,挺刀急刺。阿峰连忙向旁翻滚出去。

  那徐萌却乘着阿峰倒地之时挥刀猛砍。阿峰接连滚了七八个跟头,狼狈不堪,
他一眼见到旁边地上正好是皮裙徐萌被他斩掉的人头,他也不管不顾的顺手抓起
人头向徐萌抛了过去。那徐萌横刀向空中一挥。「咔」的一声,竟将飞来的人头
当空砍成两半。两半的脑壳纷纷落地。鲜血和脑浆当空泼溅开来,不少洒在徐萌
赤裸的身上。雪白的身躯上沾满殷殷血迹和星星的碎脑。加上她原本秀丽的双眸
间射出冷漠的光芒,顿时让徐萌显得妖气十足。

  阿峰翻身跃起,大吼一声挥刀向前,两人在斗室中杀在一起。一时刀光四射,
寒光大增,叮当之声犹如爆豆一般。一条白影,左右腾挪,一条黑影,上下翻飞。

  顷刻间两人已斗了四十余合,直杀得昏天黑地,犹未分出高下。两人武功竟
在伯仲之间。阿峰暗自纳闷,同样是一体克隆的徐萌,怎么前面两个那么不济,
可这个却如此厉害。照此斗将下去,一时也难以取胜。不如用智。想到这里他一
眼瞥到屋子里横在地上的两具死尸。心头一动。他猛地连砍几刀,突然身子向下
滑去。

  徐萌一见娇诧一声举刀便砍。不想阿峰猛地抓起地上半个皮裙徐萌的被削断
的半个脑壳,向徐萌脸上急挥过去。由于距离太近,徐萌连忙将头向旁一晃躲了
过去。

  手中稍稍一慢,阿峰登时耍开自己拿手的地趟刀法。一路刀光直向徐萌下三
路急攻过去。逼得徐萌慌忙用刀挡驾,连连后退。没退几步,便一脚绊在热裤徐
萌倒在地上的尸体上。顿时失去平衡,左腿着地右腿前伸出去想要稳住身子。这
时阿峰贴在地上的身子,却似陀螺一般飞旋了起来,一时刀影翻飞,白光中斗然
劈出三刀。这三刀真也是疾如闪电,快似崩雷。白光闪处只听得徐萌一声惊叫,
顿时血光大现。阿峰砍罢三刀身子腾然而起,空中刀背左手,往腰间一别。已然
立在屋子中央。

  只见徐萌,两腿齐断。骑坐在下面的尸体上。一条嫩藕样的臂膀齐肩被卸了
下来。断臂手中尤然握着战刀。鲜血自几处断肢的裂缝中喷薄而出。徐萌左手扶
着身下的尸首,一脸的惊骇与茫然。似乎并没有感到刺骨的疼痛。她竟然没有看
清自己是怎样中刀的。原来阿峰乘着徐萌失去重心站立不稳之际,猛的使出自己
的绝招来,几乎转瞬之间连砍三刀。第一刀直剁下来,齐膝砍下徐萌伸出的右腿,
接着刀锋回旋时自腿根处斩断徐萌站立的左腿。接着他举刀上撩,还未等徐萌身
体落下,一刀便削断了她握着战刀的右臂。这三刀一气呵成,畅快淋漓。转瞬间
便将一个绝色的美女,剁成了肢体残毁的肉陀。被砍下来的两条白嫩的大腿,瘫
倒在地上,神经性的轻微抽搐着,断肢的切缝处露出了白色的腿骨和鲜红的嫩肉。

  徐萌瘫坐在热裤徐萌半伴儿的尸体上周围堆满了散落的肠子和内脏,这是徐
萌因疼痛而紧促着娥眉,死死的咬着嘴角,两眼怨毒的瞪视着阿峰,脸上的肌肉
因痛苦而微微抽搐。阿峰冷漠的走了过去,拣起连着徐萌断臂的战刀。对着徐萌
狠狠的说了一句:「去死吧!你这个伪造的贱货!」说罢,猛的一刀,贴着徐萌
两只盈白的奶子从上劈了下来,刷的一下,两只漂亮的奶子登时掉落在地上,胸
口上出现了两个碗口大的血洞。徐萌啊的一声惨叫,两眼痛苦的紧紧闭在一起。

  全身痉挛了起来。阿峰抬起脚来,一脚踩在一只奶子上,用力在地上捻动着,
将一只原本丰满白嫩令人垂涎不已的奶子,跺成了一摊烂肉。脂肪粘在他的鞋底
上使得走路有些打滑。他转到了徐萌弓起来的背后。一把揪住徐萌的一头长发,
把她的脑袋向后面拉了起来。接着挥手一刀,斩断了她的脖子,尸体向前扑倒下
去扭了几扭便不再动了。阿峰拎起徐萌的人头举起来看了看。只见她两眼上翻,
嘴角微微张着。一缕鲜血自自角和断颈出流了下来。那张依旧动人美丽的脸,此
时已失去了生气。成了死亡的祭品。阿峰愤恨的将一口浓痰啐在徐萌的脸上。然
后将人头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这时他环顾了一下整间屋子。三具残缺不全,七零八落的尸体。和一地的鲜
血,脑浆,内脏和下水。最可怜的是那个皮裙徐萌,被裸体徐萌砍成两半的脑袋
分别掉在屋子的两个角落里,劈开的左半张脸扣在地板上,而另一半脑袋连着下
巴,挂在了衣架上。白色的脑浆子洒得到处都是。三个死掉徐萌的残损的肢体,
在那些性感的衣裙饰物的装饰下依旧散发出性感的气息。阿峰将热裤徐萌和皮裙
徐萌的内裤扒了下来,用手指翻检着她们的阴户,拨开细毛和肉瓣,分别看到了
印在小阴唇上金色的字迹,克隆徐萌No.6,No.7. 而当他翻开裸体徐萌的阴唇时,
一股白色的精液先从松弛的阴道里流淌了出来。这是方才陈健射进她身体里的。

  这让他感觉一阵恶心。他反感的拾起裸体徐萌的战刀。将刀尖捅进徐萌的阴
户里,向上一刀将整个阴户豁开,翻开的脂肪和皮肉向两旁翻卷开来。他用刀子
在她的阴唇上刮去黏着的精液。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金色的骷髅标志。这时
他才明白原来裸体徐萌是特别克隆的一种徐萌,松林帮的人在她的身上注入了更
加强悍的因素。「真不知这样的克隆徐萌到底还有多少?」阿峰暗自担心了起来。

  看着一屋子的尸体,那些血腥的气息令他有些反胃。他揪下屋子里的窗帘和
沙发套子,堆在尸体上,然后打碎了旁边酒柜的玻璃,从里面取出所有的酒瓶来,
将各种红酒白酒全都泼在窗帘,布套和那堆尸体上。然后他走到门口,用火机点
燃了一小块木板,丢在了窗帘上。大火瞬间燃烧了起来,腾腾的火焰顷刻间吞没
了那些残损的尸体。焚烧皮革肉类的腥臭气息顿时弥漫开来。阿峰立即离开了这
间屋子,继续追赶陈健去了。而这边的大火一直烧到了下午才渐渐熄灭。由于离
城市太远,并没有消防队员前来救火。屋子被烧的倒塌了下来,盖住了下面被完
全烧成无法辨认出来焦碳的尸块。三个美丽的克隆女郎就这样的还原成了她们构
成身体的物质本质。